全本小说网 > 我养成了不止一个暴娇魔头 > 第 5 章 第 5 章

第 5 章 第 5 章

  许萝莫名感觉小人的心情似乎沉郁了一些。

  她有点摸不着头脑,在地上写:“什么?”

  “第一,我需要更多结续丹,你想办法替我弄来。第二,天悲宗二师兄度莫宁身上有定禅阁的地图,既然你是凶灵,应该很好偷来。”

  厉无非顿了顿,面无表情道:“还有,后山沼泽之处常生长一种紫色小花,枝被灰白色,长茸毛,你替我弄一株来。”

  许萝立马就猜到厉无非应该也是想要参加百花之盟,不过除了修炼之外,他更多的应该是想弄清楚他识海中被挖除双眼的记忆是怎么回事。

  系统道:【如果进入定禅阁顺利的话,此次魔神就可以找到他的左眼了。】

  “只是左眼?”许萝很是纳闷:“这还分开卖的?”

  【……】系统道;【他降生时一双天缚神眼力量无穷无尽,左眼能看见过去,右眼能窥见未来,如果不分开封印的话,仙界根本封印不住。其中被封印的左眼正是定禅阁乃至整个天衡七州的灵力阵眼,几大门派并不清楚,还无知地以为那阵眼是古代烛龙亡后元神。】

  那岂不刚好和自己的任务完全一致?

  许萝毫不犹豫地打开控制面板,从包袱中把自己登录游戏以来炼制出的所有结续丹,一股脑塞进了厉无非的小手中。

  厉无非惊讶于她的爽快。

  不知道这凶灵是要用来做什么,对此,厉无非倒是没兴趣知道。

  他将这株银霜仙雾藏了多年,为的是集齐其他材料,炼制百逆水,缓解自己眼睛的疼痛。

  但眼下,显然只能舍弃。

  许萝从厉无非的小手上接过银霜仙雾时,由于这材料小小一粒,实在太小,她的拳头有厉无非脑袋大,差点一不小心把小人仅剩的一只胳膊拧断。

  厉无非:“……”

  许萝赶紧在地上写字道歉:“我不是故意的,你放心,我不会伤害你。”

  厉无非心中想要冷笑。

  你一个有所图谋还力大如金刚的凶灵,我放哪门子的心?

  地图并不难弄来,度莫宁没有随身带在身上,许萝解锁了内院弟子所居住的清静峰版块后,就很快的按照系统的指示找到了地图。

  中途她还离开房间上了趟厕所,发现房间外面的时间就没怎么变过。难道进入游戏以后,现实世界的时间就近乎凝滞吗?

  怪不得许萝都没怎么感觉到累。

  随后她马不停蹄地再一次前往后山,寻找厉无非想要的那种紫色小花。

  她在沼泽边上将紫色小花拿到手里时,系统对她道:【这叫做紫真草,又名化煞草、化灵草,修真界大多数修士对凶灵、邪祟了解不多,并不知道这种药草可以用来牵制凶灵,但厉无非是从乱葬岗无数吃人的邪祟中爬出来的,他应该很清楚这一点。】

  许萝头皮发麻,差点将这草扔掉。

  魔头不愧是魔头,处于年少困顿之际,心思也叵测得让人看不出来。

  他这哪里是对自己半信半疑,他这完全是对自己仍旧十成十的防备吧?

  许萝有点郁闷,但也能够理解,任自己在这处处会吃人的修真界中艰难生存,也不会轻易相信人。

  听见许萝不过一炷香时间便回来了,厉无非蹙眉:“后山离这里至少十几座,你如何这么快?”

  许萝有点得意,在地上写:“嘿嘿,我会飞。”

  厉无非若有所思:“阁下莫不是鸟类死后化作的凶灵。”

  许萝:“……”

  大崽,猜得不错,以后别再猜了。

  许萝把地图卷轴和自己找来的紫真草放在厉无非小小的掌心上,然后又继续在怀里掏了掏。

  厉无非把紫真草和地图放进怀里,却感觉到面前的庞然大物还没离开,心中不由得戒备起来:“你还在这里做什么?”

  既已从自己手中拿到了银霜仙雾,达到了目的,为何还停留在自己身边。

  莫非,还有其他目的?

  他不动声色地以匕首刺破了紫真草,竖起戒备。

  屏息之后,却见面前凭空出现了一枚小小的瓷白瓶。

  瓷白瓶不稳地悬浮在半空中。

  似是这凶灵将瓷白瓶打开了,一股奇异的芳香味道缓缓从瓷瓶中飘了出来。

  在黑暗的地牢中,散发着淡淡的光芒,冲散了自己身上浓重的血腥味。

  厉无非一怔,他怎会不识得。那正是心经中所说的百逆水。

  他多年以来,苦于双眼的折磨,常常痛苦得头疼发作,然而材料一直收集不齐。

  看来这凶灵是有想救之人。

  厉无非一时之间心中竟有几分羡慕。

  至少在这天地之间,是不会有人这样在意自己的。

  这世上好似谁都有牵挂之人、想爱之人、想杀之人,唯独他立于茫茫天地之间,不知道自己从何来,也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去。

  从乱葬岗有意识以来,他费力挣扎、忍耐,不过也是为了多苟延残喘一日。

  “既然拿到了你要的东西,你便——”

  厉无非大约是心理扭曲,自己过得凄惨,最厌恶看别人过得快活、心想事成。他正要催促这凶灵离开,然而就在这时,他的手被一团空气握住。

  他感受不到这空气的任何温度、也没有任何触觉,只能依据自己的手被抬起来的力道来分辨它的形状。

  “找死!”他又惊又怒,以为对方出尔反尔,要做什么,掌心中却被塞进了一枚瓷白瓶。

  “……”

  “给你的。”地上出现了蜿蜒的字迹。

  厉无非停止挥出的匕首,整个人如被雷劈中一般愣住。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地上出现了一句“就是给你的。”

  ——给他的?

  他们非亲非故,竟然是给他的?!

  早就听说凶灵的智商都不太高,这凶灵尤其是,是不是为了修成人,把脑子修坏了?乖乖照做给他弄来能让它魂飞魄散的紫真草不说,千辛万苦积攒到材料炼制成百逆水,竟然也是给他的?

  图什么?!

  厉无非犹疑不定,问:“你是需要我替你做什么?替你找具身体,让你做一回人?那么你恐怕拜托错了人,去内门随便找一个弟子都比我快得多,我这样一个瞎子,自身都难保,如何帮你?”

  许萝看出来大崽的震惊了,说话的字数都比平时多了一些。

  但哪有人这样的,就跟过年一样,明明收红包的是他,他还非要咄咄逼人地问人为什么要给红包他。

  真要把红包收回去吧,他可能还要跟你急。

  许萝总不能说是因为长辈的爱吧,这时候就恨为什么没法说话了,她只能在地上快速写道:“我不需要你做什么。”

  厉无非看着这几行字,身体不宜察觉的僵硬。

  他心里除了震惊之外,还有一些别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涌上来。

  他运气不好,命也卑贱,总是遭到践踏,必须拼了命才能活下去,从未有人待他这样。

  这只凶灵虽然看起来智商不大高,也不知道来到自己身边到底有什么目的,但……却是从他出生到现在,第一个三番两次对自己好的活物。

  许萝又在地上写字催促:“快点服用。”

  厉无非垂在身侧的手指攥了攥,安静了片刻,才将瓷瓶打开。

  他轻轻嗅了嗅,确认着百逆水无毒无误后,才仰头服用。

  服下之后,双眼一直持续的灼烧感果然立刻好了许多。

  而许萝这边跳出来任务奖励提示;【恭喜获得金币奖励+20,积分奖励+2。】

  厉无非收起瓷瓶,沉默了下,对空气中低声道:“……多谢。”

  他凶狠惯了,难得做客气道谢这种事,说的时候有些艰难,还有些尴尬。

  虽然他凶,几次对自己挥匕首,但是他毕竟只有巴掌大小,凶狠起来也是软糯可爱的。

  许萝根本没有办法拒绝这种萌物。

  于是没忍住伸手拍拍他的小脑袋:“我是流泪猫猫头。”

  ——不客气。

  厉无非脸上的面具本就因在地牢里待了几天,而边缘被汗水浸湿。

  万万没想到被她这么一拍,大力出奇迹,小小的面具登时砸了下来,在地牢脏污的地面上“咯噔”滚出好远。

  “……”

  许萝脸上表情出现了一丝龟裂。

  她的力气,真就这么大?

  厉无非却比她反应更大,巴掌大的小人脸色一变,几乎是一瞬间就将身子扭转向墙壁,用左手将脸整个遮掩了起来。

  许萝有点摸不着头脑,把小面具捡了起来,想要递给大崽。

  巴掌大的小人缩在墙角,白发黑袍凌乱,捂着脸,像只炸毛的猫,厉声道:“不要过来!”

  厉无非在乱葬岗时受过不少伤,脸上还生着魔纹,他进天悲宗时,为了掩藏身份,自行用匕首将魔纹全剜了去,留下了十分恐怖的伤口。

  他自知自己丑陋,不想被人看作怪物,出现在人前时,从来都是戴着面具的。

  没想到此时面具却掉了。

  他的脸要被这凶灵看见了。

  怎么偏偏是这凶灵?

  唯一对他释放出了点善意的人。

  许萝被他的吼声吓了一跳,生怕哪里刺激到了他,赶紧站在原地。

  由于自小失明的缘故,厉无非的耳朵比寻常修真者都要灵敏百倍。许萝走动的时候,地牢里会带起一些不宜察觉的风,厉无非能够感觉得到,他就是以此分辨许萝的方位。

  此时此刻,许萝显然是停在距离老远的地方不动了。

  经过方才一事,厉无非难免对这人多抱点指望,期盼着她既然三番两次救了自己,或许不会嫌弃自己。

  然而此时她却离自己无比远。

  没办法听她说别的话,也看不见她脸上的神情,不知道她是厌恶还是震惊。

  恐怕终究是被自己吓到了。

  厉无非心里烦躁又气愤。

  他这个人心里难受,面上反而越发狠厉。

  他忍不住冷笑起来:“为何不过来?可是我丑到你了?”

  许萝一时无言,大崽什么毛病,他自己大喝一声把她吓一跳让她不要过去的,她不过去,他又要生气?

  许萝犹豫了一下,把面具放在了靠近蒙眼小人的地上。

  厉无非虽看不见她,但神识释放出去,却能看见面具在空中缓缓降落,被丢在了离自己不远不近的地上。

  不知是多不想靠近自己。

  他杀气顿时都快溢出来了:“你一个凶灵,也嫌弃我?”

  哈?……大崽脑子是不是有点问题,思想非常跳跃,怎么她就嫌弃他了?她要嫌弃他还能把他从地牢的水里捞出来,扒了他的衣服给他擦拭伤口?

  没听见许萝吱声,厉无非沉声道:“为什么不说话?”

  可恶,倒是要我有办法说话啊!

  许萝没忍住憋闷,道:“流泪猫猫头。”

  厉无非:“……”

  许萝:看吧,痛苦面具.jpg

  厉无非冷静下来,也察觉自己情绪过激了些。他沉默了下,发觉面具被她丢在自己身后两米处,他不愿转过脸去被她看见,又不愿意主动开口让她送过来。

  若想拿到面具,只能摸索着倒退往那边挪动。

  然而身体被锁链困缚住。

  少年一时有些难堪,抿住唇不说话。

  空气寂静了半晌。

  片刻后他破罐子破摔,看见便看见罢,终不是同路人。他咬着牙转过身来,强忍着耻辱与烦闷,径直费力地拖动千斤石,伸手去捡面具。

  却没想到走了几步,撞进一团空气里,再也移不了前。

  许萝蹲在巴掌大的小人面前,用指尖抵住他脑袋,把小小的面具捡起来,给他戴回了脸上。

  厉无非僵在原地。

  大崽转过脸来,看清楚他脸上凌乱歪扭的伤口的时候,许萝终于反应过来大崽在别扭什么。

  之前见他戴着面具,一直不曾摘下,还以为这小魔头中二装逼。

  此时见了,许萝才明白过来为什么他要以面具遮挡。

  许萝心里顿时十分不是滋味——之前看立绘上的人设,听闻厉无非这个人的经历,只是听了别人的一段故事,虽然觉得震惊,可心里其实并没有太大波澜,因为认为不过是个纸片人而已。

  然而现在真实所见,才惊觉眼前活生生的小人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人。

  老实说,比起他受过的苦楚,自己在孤儿院至少吃饱穿暖,根本算不了什么。

  思索了一下,许萝在地上写了一行字。

  厉无非不大敢去看那行字,也很不愿意去看那行字。既怕是什么羞辱人的话,会让他忍不住想要杀了她,也怕是什么“我要走了”之类的话。

  但他的神识终究是扫到了。

  “你很好看,不醜。”

  厉无非:“……”

  这一回,对方写的字里终于没有自己难以辨认的字了,似乎是刻意换成了自己能看懂的字体。

  胡说八道什么……

  真是个会骗人的凶灵。

  “……”厉无非戴回面具,面上还是冷傲的。

  他冷淡地移动着千斤顶和锁链,坐回原来的地方。

  手指却神经质地蜷了蜷。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xxqb5200.com。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xqb5200.com